1. 首页
  2. 短篇小说

《想结婚的小云》

《想结婚的小云》

小云是隔壁林大娘的女儿,但她不是林大娘亲生的,因为林大娘不能生育,所以是从人贩子手中买过来的。小云也不是林大娘买回来的唯一一个孩子,在她前面还有一个姐姐,在她后面还有一个弟弟。

小云是林大娘买回来的三个孩子当中长得最漂亮的那一个,于是林大娘和林大爷总是把好吃都留给小云,等小云吃完了,才让小云的弟弟和姐姐吃。于是小云就这么在林大娘和林大爷的娇生惯养中长大了。

2007年,小云20岁,她想结婚了。林大娘对小云说,想结婚,好,嫁给你弟弟吧,你们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可以结婚。可是小云不肯,她自己偷偷地找媒婆给她介绍婆家。不得不说,小云确实长得很漂亮,20岁的小云更是水灵灵的。那一年,小云最终还是不顾林大娘的反对把自己远嫁出去了。后来我听说,小云的老公和婆家都对她挺好的,第二年,小云就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她婆婆很高兴,尽心尽力的给她坐月子。

2008年,我在隔壁村上初中,初三,是个寄读生。在一个周六的早上,我骑着自行车回了家。饭桌上,妈妈跟我说起小云的事情,她说小云回来了,回来也有一阵子了,林大娘让她回婆家去,她不肯,嫌弃婆家位置太偏远了,山沟沟,交通不方便。我说,她不是生了一个小孩吗?连小孩也不要了吗?妈妈摇了摇头说,不要了。后来听说,林大娘用三轮车送小云回去过,但每次小云又偷偷地跑回来。一来二去,小云的老公也不要她了,说这女人太娇纵,不能吃苦,整天在家里好吃懒做。林大娘无法,只能让小云在家里住了。

2010年,我在隔壁镇读高中,也是寄住在学校。有一次周末回来,我吃着妈妈做的晚饭,妈妈又跟我唠嗑起乡里乡亲的事情,说村里的陈大娘没了,被车压死的。我一阵无言。不知怎么妈妈又提起了小云,说小云又嫁人了。我诧异,问这回又嫁到哪里去了?妈妈说,还是另一个山沟沟。我问,她这回怎么肯嫁山沟沟了呢?妈妈说不知道。过了一段时间,妈妈说,小云在第二个婆家生了一个女儿,母女两个吃的白白胖胖的。林大娘也很高兴,说小云总算有个好归宿了。

2012年,我考上省里的一所大学,第一次出远门,妈妈不放心,说让嫁到省里的小云姐姐阿霞陪我去学校报到。阿霞那时已是三个小孩的妈妈了,最小的一个孩子还只能抱在怀里,于是阿霞让她老公陪我去学校报到,半路上,我们遇到了学校的接生团,我跟阿霞老公说,我在这里等下跟学姐学长一起去学校就可以了。于是,阿霞老公嘱咐了我几句,就走了。过后,妈妈打电话跟我说,阿霞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要我多去看望人家,买点东西给阿霞家的小孩。我说好的。

大一那年放寒假,阿霞跟我说,她也要回娘家过年,让我过去她们家玩,等她老公放年假了,再一起回去。我打电话回去询问妈妈,妈妈说可以。于是我提着行李箱到阿霞家住了几天,在那里,我见到了小云。彼时的小云胖了很多,也变得不怎么好看了,皮肤很粗糙,不过打扮打扮,还是很好看的。那时,我在阿霞家是跟小云和阿霞的两个女儿一起合睡在外屋的一张大床上,在寒冷的冬天,四个人挤一挤还算暖和。

有一天,我跟阿霞说我要去步行街买点东西,小云听到了说她也要去,于是我就跟小云一起去了步行街。在步行街里,我们经过了一家免费化妆的小店,里面的店员看见我和小云在外面探头探脑,于是出来拉着我们进去,说都是免费的就当是体验一下了。小云胆子很大,坐在椅子上任由那店员在她脸上涂涂抹抹,还一边跟那店员在聊着天,而我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看着。涂抹完了,那店员还想拉着小云去免费体验别的东西,小云乐呵呵的就想跟着去。我对小云说,那肯定都是骗人的,我要走了,这地方我呆不下去。说着我就走出了店外,小云无法也跟着我出来了。回去后小云对阿霞说了这件事,向她炫耀自己的妆容有多好看。阿霞无语,骂她被人骗了都不知道。后来我回家,妈妈跟我说,小云是偷跑去省里的,她又不想呆在第二个婆家了,她在省里跟一个外地人鬼混,想跟那人结婚,林大娘在家气得直跺脚。

我读大三那年,有一天我在宿舍里接到妈妈的电话,说小云回家了,依旧住在林大娘的家,说这次回来是调养身体的,她跟那个外地人鬼混被人家搞大肚子了,但那外地人跑了,林大娘陪小云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买了很多东西给小云补身体。我惊骇,这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我工作以后的第一年,休假回家。饭后陪妈妈唠嗑,妈妈又跟我提起了小云,说小云现在不像正常人了,疯疯癫癫的,又想嫁人了。我说,那她第二个婆家那边也不要了?妈妈说是呀,说小云二婚过去没多久,就跟夫家说她是离过婚的,还跟前夫有过一个小孩,是她嫌弃前夫家太穷了,就跑回来了。妈妈又说,小云这第二任老公还挺好的,说小云只要能愿意跟着他,他就认了这门亲事,不再理会小云以前的事情。可是小云还是跑回来了,依旧连小孩也不要。我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还那么热衷于嫁人呢?再嫁一个未必就比前面两任好。妈妈摇了摇头说,她岂止只是想嫁人?她还想生小孩呢。我问这又是什么缘故?妈妈叹了口气说,她想生小孩吃月子餐,说只有坐月子才有好东西吃。我哑然,这人如今的想法真是有够惊世骇俗的。

2017年,我从厦门搬回来在城里找了份工作,差不多每个礼拜都有回来一趟。期间,妈妈跟我说,小云近来好多了,在家里跟着林大娘做荷包,四分钱一个的荷包,做法很简单,村里的老人在家闲着都会做。我妈也有做这荷包,每次都是去厂里拉着一大袋回来做,一个月顶多挣个百来块钱。听说小云做的很勤快,每天起早贪黑的做,每个月也有七八百的收入。我说那挺好,挣点钱贴补贴补家用也挺好的。我妈说,那点钱都不够她塞牙缝呢,每天胡吃海喝的,林大爷每次会在一条河里捕捞很多的海鲜回去,小云拿了一大盆去白灼,自己吃完了留下一点残羹留给林大娘和林大爷吃,而且每次都打扮得很漂亮的出去买了一大堆的零食然后坐着出租车回来,也不付车费,喊林大娘出来付钱,自己提着一大袋的零食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的房间。林大娘气急,骂她是孽障,来这人世间是来害人的。

去年暑假,我在家里闲着。妈妈跟我说,阿霞从省里回来了,让我有空去她家玩。我嘴上答应着,但是没去,依旧躺尸在家中。有一天,阿霞提着一大袋的东西经过我家门口,我打招呼着,阿霞于是走了进来,把袋子里的东西摊在桌上,那是要给小云吃的精神药,因为小云不肯吃,阿霞就把每盒的药片都抠出来分别放入不同的瓶子里,骗小云那是补身体的保健品,小云才肯吃。小云吃那药也有一段时间了,精神也好了很多,不再胡乱跑出去,在家依旧跟着林大娘勤勤恳恳地做着荷包。

2019年年底,我放假回来。有一天我在厨房里洗碗,妈妈走过来跟我说,小云也出去工作了,在隔壁镇的鞋厂,一个月三千多,包吃包住。我说那很不错,林大娘和林大爷年纪都大了,不能养她一辈子。

2020年年初,因为疫情,我在家搁了好几个月。小云倒是很早就去鞋厂复工了,让我羡慕得很。小云复工后,林大娘因为无聊每天晚上都会来我家跟我妈妈聊天,看林大娘神采奕奕的,她如今也是有孙子的人了,大女儿和小儿子的小家庭日子都过得很不错,家里也已经把老房子拆掉了,正在盖新房子,一楼的地基都打好了,只留下两间小屋还在住着。林大娘笑着说,只要小云能有个好婆家,那她这辈子就没什么可发愁了的。甚至有一天晚上,林大娘很高兴地过来说,小云打电话给她,说她意识到自己这么多年来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没有好好照顾养父母,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林大娘和林大爷的。我想,这人总算是开悟了,不枉林大娘这么多年的辛苦了。

可是之后的一天晚上,林大娘愁眉苦脸来我家抱怨说,小云回来了,可是变了一个人,林大娘问什么都不理,只管翻箱倒柜地找着自己的身份证,找到了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林大娘叹了口气说,这是又鬼上身了,拿着身份证又想去嫁人了,又说小云在厂里跟一个男生交好,两人经常在下班后出去浪。

2020年4月3日,晚饭后林大娘又来我家串门了,我坐在椅子上一边泡着脚一边听着她在跟我妈唠嗑。突然我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林大娘的声音,我跟林大娘说了,林大娘闻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林大娘带了一个本村的妇女走了进来,就是这人介绍小云去鞋厂工作的。她这次来,也是为了小云的事情,说小云在厂里不好好工作,老是捣乱,厂里领导不要她了,让她走,可是小云不肯走,赖在厂里了,厂里领导让人把小云在员工宿舍里的东西搬下楼来,可是小云又搬了上去,一来二去,整得同宿舍的员工都不能好好休息了,领导没法,让这个介绍人通知小云父母把她领回家。林大娘无法,给厂里领导打了电话,两人谈了很久,领导还是铁了心让林大娘赶紧派人把小云接回家去。林大娘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想打电话给小云,但是小云不接。林大娘打电话给大女儿阿霞,阿霞说小云刚才打电话给她了,小云人现在在一家店里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她还想去省里阿霞家,让阿霞过去接她。林大娘没有法子,让林大爷拿主意。林大爷恨恨地说道:“就当我没这个女儿,让她自生自灭去吧”。林大娘无可奈何,在家里胆战心惊的坐到了后半夜,然后她听到了门外的说话声,原来小云在店里喝酒闹事,于是店老板报警了,这会儿是派出所的警察同志把小云送了回来。

2020年4月4日,妈妈跟我说,小云怕是又疯了,昨晚又折腾了一个晚上。果不其然4日这天的晚上,林大娘又过来跟我妈诉苦,说小云这回怕是没救了,疯疯癫癫的,一点正常人的意识都没有,大白天的脱光衣服在厕所里玩水,林大娘过去劝,她还把水溅到林大娘的身上,玩了一阵,身体渐渐发抖着,林大娘怕这是要死的节奏,好不容易把她拉回房间,又给她穿好衣服。然后林大娘煮了一碗糖水给她暖暖身体,可是小云不识好歹的把糖水都吐在了床上,整个床单都湿了。林大娘又是一阵折腾,说好不容易给她捂热了身体,她现在又坐在厕所里玩水了,这次直接把门给堵了,任凭谁叫也不开门,也不吃饭。

林大娘无法,打电话给阿霞,阿霞说,还是过去之前那家医院去拿药吧。林大娘说,没用,她现在连饭都不吃了,怎么肯吃药?阿霞说,那还是让精神病院的人过来把她拉走吧,在里面呆一阵子,好了再放出来。林大娘听闻无言以对。

2020年4月7日,清明节节假日后的第一天,小云在澡堂被精神病院的人抓了去。

本文为联合阅读小说网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