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短篇小说

《王狗蛋》

《王狗蛋》

王狗蛋每天的生活都是从猪圈里开始的。

王狗蛋是八里沟的人,八里沟是卧牛山区的一部分,沟深八里而得其名。全沟五十余户两百来口人零散居住在沟两边山根的平地处,或一两家,或三五家,遥遥相望却声气相闻。

八里沟环境不错。

山上橡树松树洋槐加上各种灌木野草郁郁葱葱,间或有一些开垦出来的坡地种植着玉米豆类。

沟底的中间,一条小河蜿蜒而下。小河的两岸,靠南的一面稍窄,顺着沟势一条水泥路通向山外的世界,靠北的一面相对开阔,平坦处盖着许多房屋,居住着沟里大多数人家,家家门前的空地一直到小河的河岸是数量不多的耕地,种满了粮食蔬菜。

王狗蛋的家就在这小河的北岸。

这时候他正站在自家的猪圈里,把起早从田间地头拔来的野草撒给圈里养的两头肥猪。看了一会儿抢食的猪,又细细的浏览了一遍眼前的猪圈。

猪圈在他家房背后的坡根,在坡壁上掏了一个洞,算是猪窝,猪窝外边一小块平地上,先在那里挖了一个坑,打了一个沼气池,又用从河里淘来的河沙拌了水泥打了一圈的圈墙,就成了现在的猪圈。

特别之处在于,猪圈的圈墙靠上方朝里的一面有一半墙是空的,外边用细钢筋做了栅栏,便成了鸡笼,养了一二十只鸡在里边。

猪圈靠门的位置又盖了一小间厕所,猪圈的地面用水泥做了硬化,不管是猪粪、鸡粪、人粪拿水一冲,就进了沼气池,一根管子往家里一通,又能做饭又能照明。

他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默默夸了一句:“我可精着哩!整个一条沟能把这么小的面积设计的这么完美实用那可就我一个。”

这个猪圈是他自己设计的,这是他平生最得意的事情之一,得意程度不亚于建筑学家设计出了一座前所未有的完美建筑。

这结构,这布局,相比邻里那些顶风臭十里的猪圈让他感觉无上的荣耀,所以每每有亲朋上门,总免不了拉到这里参观一番。

“回来吃饭了!”老婆杏花在前院喊道,话语里有几分愠怒,几分厌烦。

他答应了一声,在一块石头上刮了刮鞋底从露水地里粘上的湿泥,回院里在水龙头上洗了手脸,到厨房去打饭。

杏花黑着脸怼了他一句:“整天泡在猪圈那里,你咋不去跟猪过一家呢!”

这老娘们看他不顺眼,嫌他懒,嫌他不务正业,嫌他沟里的男人农闲时都去打工了,他才五十来岁就整天赖在家里。

他不想搭理她,他总觉得她女人家没见识,不去打工咋了,哪里比别人过得差了。

他端了碗在正屋的前檐下坐了下来。

清晨是这样的美丽,阳光把树上的枝叶摇曳出多姿的图案,小溪把流水欢快成动听的音乐,一些鸟儿远一声近一声清脆的歌唱,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他的眼光 穿过门前的一片庄稼地,停留在小河岸边两座新方的宅基地上,一座是哥哥给侄子盖新房用的,一座是他自己给儿子盖新房用的。山里平地少,能从众多的竞争者中把地抢到手,让他充满了成就感。

在他心里哥哥王毛蛋人老实,不如他精明,当时他出主意,趁天黑拿了五条烟,到村支书家坐了坐,临走又塞了两千的红包,才把事情办成了。

这是他平生除了自己设计猪圈,另一件最得意的事。

两座宅基地,他原本挑的是外边靠路的那座,出路好,出了屋门就是路。后来一想里边那座房边还有一小片空地,正好做个菜园子,就找他哥换了过来。

从小父亲死的早,他是在他哥的帮衬下长大的,虽说自己现在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哥哥还是凡事让着他。

老婆跟他讲,昨天哥哥来过了,要和他商量,两家合伙买一套盖房用的工具,再一起找个施工队把房子盖了。

侄子过了年就要结婚,儿子也二十多,该找媳妇了,宅基地也弄好了,把房子盖起来确实是眼前一件大事。

正在琢磨着,他哥毛蛋吸着烟走了进来,杏花赶忙站起来,搬了一把凳子说道:“哥来了,坐!”他哥笑了笑说道:“也没啥事,就是想着跟你俩商量一下,宅基地弄好了,找个时间把房子盖起来!现在租东西也贵,看咱两家合伙把搅拌机、上料机、铁锨、灰盆一应工具买一套,两座房子一起盖,租金省出来了,房子盖完上料机、搅拌机还能卖,看你俩咋想?”

杏花赞成说:“哥你说的可中,娃们都不小了,房子早该盖了,再说咱也都不是有钱的家,你这样打算,省钱也省事。”

狗蛋黑着脸咳了一声说道:“哥,房子要不你先盖,我这里钱不宽裕,要不等等再说,我反正在家没事,你盖房了一人忙不过来,到时候我给你帮着跑跑腿。”

他哥毛蛋张了几张嘴,想说啥但终究没说,把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踩了踩,说了句,那行我走了,就起身离去了。

杏花看他哥走远了,问道:“两家一起盖,相互帮衬着也怪好,你干啥又不盖了?”

狗蛋训斥道:“你女人家知道个啥,咱哥要不是听我的那宅基地能轮到他,让他先盖,等他盖好了用他买好的工具不会少花点钱。”

杏花吐了他一口骂道:“你真是一个喂不熟的畜生,你哥从小把你看大,啥事都帮着你,你连他也算计!”

狗蛋一下涨红了脸,一把把手里的碗摔到了门前的菜地里。

其实毛蛋把他弟弟心里那点小九九看得明明白白,这个人不管和谁来事都想贪点小便宜,时间长了,人人都躲着,不和其共事,就变着法子揩他这当哥哥的油水,弟媳妇人倒是怪好,却做不了主。

他不是不懂,他只是把事情藏在心里不说,谁让他是他弟弟,就算弟弟不拿他当亲人,他还拿弟弟当亲人呢!

毛蛋还是自己把盖房用的东西买回来,找了施工队把房子盖好了,房子封顶那天,他对狗蛋说:“东西和人都是现成的,能盖还是把房子盖了吧,要不过完了啥都得重新费事。”

于是狗蛋家的房子在半推半就中也开工了,这一切都是按照他的思路发展的,他吃透了哥的心思,知道就算一分钱不出,哥家的东西照样给他用。

难道不是这样吗?他连嘴都没张,他哥自己就把东西送上门了。

这回又省了不少钱,他在心里说:“我可精着哩,吃亏的事咱就没干过!”

自家盖房事就多,一多他就忙,一忙他就累,一累他就心里痒痒。

他吸了吸鼻子,得找一支烟抽。

他看了一眼正在干活的老李,老李是施工队的小工,六十多了,负责和灰搬砖的活,是个抽烟的人。

他凑过去,挤出一脸笑意:“老李,有烟没,给支烟抽?”

老李放下手里的活,摸出一支递给他,帮他点上,打趣道:“别家盖房子,都是主家给干活人买烟抽,你这整天找干活人要烟抽,弄反了吧!”

他讪讪的笑道:“忙!太忙!没顾上买,下回我买了吸我的!”

或者他真的太忙,没功夫买烟,每天依旧问施工队的工人要烟抽。

施工队在沟里找了一个妇女帮忙做饭。有天吃早饭的时候,做饭的对施工队的小张说:“老板,有件事得给你说说,王狗蛋老是来厨房里拿你们的菜,没脸没皮,说他也没用,你们出门人挣钱不容易,给他家盖房子,不给你们买菜也就算了,还整天来拿你们的!”

小张四十多岁,是这个施工队的头,经常在这一带揽活干,早就听说过主家王狗蛋有占小便宜的毛病。也没在意道:“没事,不用管他,不值几个钱。”

没想到,这事第二天就被他撞上了。

干活的时候发现有件工具忘在了屋里,回去拿的时候,正好看见王狗蛋从厨房拿了两个圆包菜往外出,看见小张回来,赶忙红着脸局促的解释:“咳……屋里……屋里的菜吃完了,没顾上去买,拿你棵菜吃,等我买了还你……”

小张笑着挥了挥手,“没事,拿去吃吧,一两毛一斤,说啥还不还的,不够了再拿点!”

这事很快就在沟里传开了,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也传到了他哥毛蛋的耳朵里,他感觉丢透了脸面,听说过努力打拼挣来的富贵,没听说过占小便宜占来的富贵。

他决定等有时间了,一定得说说狗蛋,再这样下去名誉就坏没了,孩子大了还得说媳妇呢。

房子很快就盖起来了,到了封顶的日子,活比较多,人少了干不过来,按照农村的惯例,是需要请邻居们帮忙的。

狗蛋揣了两盒烟出去问人。

拐子从沟外赶集正往家回,狗蛋赶忙掏出一根烟递上去,“拐子哥,明天封顶,没事了去帮个忙?”

拐子斜了一眼,烟也没接讥讽道:“你找我帮忙,我上次在地里挖了一袋土豆,搬不上去,让你帮我抬一下,你都不抬,你还找我帮忙?”

张三正在锄地,狗蛋上前递根烟问道:“三儿,明天封顶,没事了去帮个忙?”

张三头都没抬一下,回道:“我家地里的菜快拔光了吧,够吃不?不够了我再给你种点?”

当然也有客气的:“哎呀,不好意思啊!我明天有事去不了,等下次吧!”

天黑了,毛蛋惦记狗蛋家第二天封顶的事,到狗蛋家去看情况,走到门外听见两口子正在屋里吵架。

杏花在屋里边哭边骂:“就你精!就你能!这么大本事连个帮忙的人都找不到,明天封顶你一个人干!”

毛蛋没进屋,默默的回头,到路边的商店买了一条烟,到各家邻居家敲门去了……

本文为联合阅读小说网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