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微小说

又见平遥

又见平遥

宋染再一次回到平遥,是与陆成江分手后的第三个春天。

平遥下雨了。

像从前的无数个春天一样,温柔又棉密的沾潮行人的衣裳,在街头小贩三两声的吆喝里,轻轻拢住古城的万家灯火。

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凝固了他们从小到大相识相知相伴的悠长岁月。宋染在西沙院巷的青石板上慢慢的走,从古陶客栈前的石狮子走到火神庙廊檐下的清渠沟,就像他们第一次散步时那样。

也像他们最后一次散步时那样,停云霭霭,时雨,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宋染站在检票口门前的台阶上,平视着陆成江,“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那边挺热的,你……少吹空调。”似乎有一条很长很长的路,猝不及防的就走到了尽头。

宋染点点头朝他笑:“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谢谢,祝你学业有成。”陆成江很想再说一句什么,像电视剧里某个浪漫的情节一样,她转身留下来,或者他追上去一起走。

可是跟无数平凡的恋爱结束时一样,陆成江目送她淹没在人海里,面容和记忆都被那天的雨冲刷的模糊不清。然后他孤身一人,回到古城的春雨里,回到街边廊檐和青石板之间。

从古陶客栈往南两百来米,有一家从前常去的面馆,老板还记得宋染,问她这几年去哪了。

“去南方念了几年书,住不惯,就回来了。”

宋染提着两份刀削面又沿着西沙院巷往北走,前几年打包的面都是塑料袋装的,现在改盒装了,加了两块钱餐盒费。再仔细看看,县署衙门门前的两个木头桩子中间加了一层铁栅栏,小偏门改成了售票处,小时候总和陆成江一起翻墙逃课的土瓦小院被水泥墙重新围了一圈,改成了某家饭店的后厨。

邻里们陆续搬走了,街面上的房子变成了店铺,挂着古香古色的牌匾,标着让人望而却步的价码。都是生面孔,大都是背着旅行包的,有携家带口的,还有外国人。

宋染有种异样的孤独,她曾以为古城永远是古城,可世界太过繁华,繁华到连故乡都变成了世界的模样。她忽然迫切的想要见到陆成江,因为有形的东西都太过易变,三年五载就面目全非,但陆成江不会,十万八千里以后,陆成江还是带宋染回家的路。

清远书画,宋染推门而入,直奔凤尾竹背后埋头工作的人。

陆成江抬头,一声不吭的盯着她,牛肉刀削面的香气氤氲在两个人中间,宋染先低头捞了一筷。

“回来了。”陆成江把平光眼镜摘下来,踟蹰了两下又戴上了。

宋染明白了,原来最能击垮人心的,不是荆棘丛生的前路,不是后背袭来的寒风冷雨,而是在你郁郁独行的时候,半途中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说:“回家吧。”

“我想,像你这样不会表达感情的人,”宋染发现陆成江的眼睛像浸泡在长白山天池底的黑曜石,包容一切纷扰的古朴和清澈,她情不自禁的剖白,“可能也见过过分浮华的城市,可能也面对过千万条路,可是最后还是选择了我,对不对。”

本文为联合阅读小说网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