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故事会

《凡人杨三》

《凡人杨三》

我有一个朋友,打小就认识,他叫杨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是有点烦人,这个我得承认。他是一个凡人,这个我也得承认。好吧,但是他老把自己是凡人挂在嘴里,这就实在有点烦人了。对于他来说,他好像对自己仅仅是一个凡人有些奇怪。对于我而言,他是一个凡人是个事实,打小这就是个事实。可是他不当回事,打小就不当回事。村里同龄人中他是最小最瘦弱的那个,可是爱主持正义,但总不能服众。张家村的孩子锤了杨家村的小孩子,他吆喝着要去报仇,带领一众小将去讲道理,但是张家村的孩子可不讲道理,照旧把杨家村的小孩锤了一顿。这可不好,事后杨三总结,这次事败,原因在于敌人太过狡诈,我方准备不准。孩子的事就应该交给孩子解决,张家村的孩子居然叫上中学的哥哥们,真不地道。今儿这一苦头是吃到了,来日我们定要重整旗鼓,找回场子。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周围还是一顿唉声叹气,碎碎念道,张家村孩子的哥哥多,杨家村孩子的哥哥少,我们终归是打不过的。

杨三说,“不要怕,只有懦夫才会说这些丧气话,我们现在虽然打不过哥哥。但是只要坚持,哥哥们都会老。他们老了,那时节我们就成为哥哥了,就到了我们扬眉吐气的日头,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当哥哥的准备,切莫垂头丧气”。余音未落,众人念了句“切”,各自离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队伍从此就这么散了。杨三呆呆站在原地,寻思良久,百思不得其解,顿觉现在这队伍越来越不好带了。直至农家晚间炊烟升起之时,腹中饥肠辘辘之时杨三才悟得,这定是老天给的考验,想孙行者当年拜在方寸山斜月三星洞菩提老祖门下,苦练数年才学成绝技,哪想出山后吃了如来大巴掌,一压就是五百年,日饮铜汁露水,后来历经千险,方修成正果。我现在这,正是老天给我的考验,既然老天给我,那我就接着,这是超级英雄的必经之路。可话归这么一说,后面小孩再不听杨三号令了。即使杨三声嘶力竭,振臂痛呼,众人依旧不为所动。最后就变成杨三站在人群之外,默默念,这仅仅是一个考验。好吧,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是一个凡人,那我们接着看。

这杨三儿就慢慢长大,进了学校。学了点知乎者也后,尤其看到李太白年少成名,绣口一吐,便是整个盛唐。三儿终究还是有些不服气,对同学说,这不算啥。我只是等一个一战成名的机会,随后初二的期末考试来到,他打算借此契机,扭转平时在老师眼里不学无术的形象。期末考试的语文试卷作文题目要求以“天才与努力”为主题写个小作文,文体不限,但是诗歌除外。看到题目,杨三不觉喜上心头,把作文小格子用手压了又压,抚平再抚平,于是笔墨铺展,奋笔疾书。书曰,“俺是小天才,打小就吃菜。饭也欢喜吃,吃饱善飞驰。纵横十余载,上山又下海。晨爬大槐树,卧石看日出。挥刀又弄剑,气壮山河天。笔墨一铺展,秒文纸中现。天才何处见,今儿就出现。老师努力看,不要装不见。”文尾填上日期,并署上“红莲居士”的名头,左右看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用笔涂画了大拇指,往“红莲居士”摁上一指头。好勒,这才有点名家的风范。考后,语文老师还是像以前一样走进教室,但是杨三从老师的眼里读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老师把试卷往课桌上一甩,此刻教室只剩下试卷拍打讲桌的声音,这一声“嘣”在教室里回荡了许久,声音仿佛是从唐朝传到了现在。教室里空气凝固,一片死寂。众生见状,纷纷低头,唯有杨三眼神相对,老师的眼神像来自的毒蛇吐着芯儿,杨三依然目光如炬,好像在凝望深渊,脸上并没有一丝恐惧与异常。他的目光像正午的阳光,真诚而热烈。老师觉得更生气了,于是开始了他的讲话,“这次考试大家的表现都不理想,居然只比隔壁的一班平均分高0.5,期中的时候我们可是高隔壁班平均分3.5分。我想问你们有没有认真学,做题是有没有好好审题。比如写个作文,提笔就写,偏题偏到姥姥家了。还有的居然写诗歌,但你那写的是诗歌么。写就写了居然还摁手印,可把你们能得。杨三你起来说说是不是?”杨三在下面听得很不是滋味,脸上青一阵紫一阵。听到老师一喊,唰的一下站起来。摸了摸脑袋说:“老师难度说我这诗歌写得不漂亮,不合你心意,我可是字字斟酌呕心沥血才写出来的。你不能直接就抹杀我的努力吧。这作文主题是‘天才与努力’,我既是天才又努力,怎么还偏题了。你也教过我们赏析诗歌,得结合作者的生平背景,写作时候的遭遇。可是你阅卷的时候并没有找我谈心,这就说明你没有做充分的了解。未经过深入地调查研究,而否定我的诗作,这是不合适的。后续的事我问过当事人,他说,那时候教室里涌出了爆笑声,笑声把他笔直的背都压弯了,他说心里一个巨大的英雄,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淹没在笑声里。他站在场上感觉卑微又弱小,恨不得找个地钻。可钻也钻不下去啊,满屋子的钢筋混凝土。再后来杨三再也没写过诗了,甚至再也没有好好写过作文。可“杨太白”的绰号也随着他走过了初中时代。

果不其然,杨三如今三十有几,没有成为英雄,这和其他人想的没什么两样。看看他吧,一个小个子,瘦不拉几。没有多少才学,可是戴着厚厚的眼镜。至于怎么近视的,当然是无数个夜晚躲在被窝里看小说。嗨!他七岁的时候给我说,他生来就是为了成为英雄,以后一定钢筋铁骨、一身是胆,偶像是孙悟空,但是他以后不会被压在五指山里,压也不得是五百天,顶多一天,否则将会妨碍他斩妖除魔。前几天正午时分在街头我看到了他,如今三十有几,身体瘦削,皮肤黝黑,头发蓬而脏乱。看到刚做维修道路的工程,身旁放着一个安全帽。杨三靠着街角的墙壁眯着眼,脚边还有一外卖盒。其实最近天势可不小,就在路上走一走也一身汉,可是他就在那睡着了,睡得还很香,头发上衣服上都是泥,甚至连眼镜镜片都是泥。见状,虽然许久没见,还是不忍叫醒他,于是我默默走开了。下午刚5点的样子我给他了电话,“嘿,三哥最近是在哪发大财,兄弟几个这么多年没见了,行踪都不给透一个啊。”“杨三:嗨!那发大财,这不一直背井离乡在C市么?。”我:“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大家都在C市平日里都不出来聚聚。我看择日不如撞日,日子就别挑了,就今晚。”杨三:“今晚不行,今晚可能还有点事,很晚才忙完,来不了。”我:“三哥啥时候扭扭捏捏了,以前我们可是跟着你冲锋陷阵,你指哪我们冲哪,现在是不是当了大将军,我们这些小兵是见不到你了。你多晚我都等你哈。”杨三:“这哪里的话,我们俩你就别说这话埋汰人。哎,行吧,晚一点,8点好吧!地点你定,今天我做东。”我:“行,那就在X大排档好吧!”杨三:“行,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那天晚上我又见到了他,他已不像白日见的那般狼狈。应该是刻意去剪了个寸头,修了下边幅, 换了一身洁净的衣服,白T恤,黑五分裤。只是现在他皮肤是真黑了,怎么洗也洗不回以前的白皙的肤色。虽然才三十出头,眼角却有了一丝皱纹,但是整体看起来还挺精神。许久没见,啥话没说,啤酒咕噜咕噜往下灌。三哥说出当年高中没毕业,因为家庭压力,就出来在跟着父亲工地上务工。在后面的一次作业时他父亲在工地上发生了意外,医了很多钱,后来人好了,腿却瘸了一只。关于找赔偿,先去找小包工头结果小包工头至二级跑路了,找承包方、发包方来来回回好多,各方都在踢皮球,最后这个项目也烂了,医疗费也只讨回一半,家里为此因医疗费借的债务还得慢慢还。这不三哥父亲也没办法工作了,于是家里的负担,全落在他身上。前年的时候谈了女朋友,本来也到了结婚的年龄。那边女方要30万彩礼,三哥目前还在想办法凑房子首付,那找这三十万,这结婚算是吹了。三哥就这样一个人单着。三哥说:“这日子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从日出到黑夜,感觉是从不停止的,甚至自己从未停留过,忙碌奔波,匆匆忙忙。生活,活着,更好地生活,更好地或者。我无时无刻都在想,我无时无刻都在做,可是我却仅能如此。”我就问,三哥,你现在还想做英雄嘛。三哥说:“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说,当然是听真话了。三哥:“想啊,拼了命地想。也许我再不能成为很多人的英雄。我现在只想踏实生活,如果可能我愿成为妻子的英雄,成为孩子的英雄,成为父母的英雄,仅此而已。嗨,干嘛说这些。都一把年纪的人,快喝!快喝!开始那杯你还欠着勒。”我也没再问,咕噜咕噜再灌了几杯。从大排档出来的时候抬头看夜空的时候,月亮真的很圆。我和三哥故乡的月亮也很圆,小时候因为睡不着,经常约三哥去草坪上,躺着看那大月亮,三哥经常对我说,他将来会成为怎一个英雄,钢筋铁骨,一身是胆。与三哥离别前简单地拥抱了一下,在这人流稀落明亮的街道,我们要去各自要去的方向。在中路上,我三哥说的话还在我的心中翻滚,“嗨!管他英雄还是凡人,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

本文为联合阅读小说网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